當前位置: 首頁/新聞中心/ 松江要聞
逆行路上,他們披荊斬棘無私奉獻——全區二萬五千余名志愿者投身抗疫戰場,人均服務五十八小時
逆行路上,他們披荊斬棘無私奉獻——全區二萬五千余名志愿者投身抗疫戰場,人均服務五十八小時
信息來源: 發布時間:2020-04-03

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,全區人民凝心聚力,踴躍報名志愿服務,為贏得抗疫勝利貢獻自己的力量。據統計,截至目前,松江的防疫志愿者共計25421人,平均服務時長達58小時。從“50后”到“00后”,到道口參與防疫的志愿者便達到了9212人,如今為了嚴防輸入,到兩大機場參與防疫的志愿者也達到了1045人。
  九里亭街道奧園社區“50后”居民黃英戈曾在國外生活多年,回國生活后他一直想為社區出點力。春節前疫情剛開始出現時,身為樓組長的黃英戈便主動排查樓棟里的外來人口,后來又為隔離居民每日配送生活必需品,在指定藥房為社區居民配發口罩,參加社區“一小時志愿者”活動……因為曾有在外企工作的經歷,黃英戈還主動擔任了奧園社區的日語翻譯,一直忙到現在,已經兩個多月沒有休息了。現在國家“有困難,我們應該主動為國家做些事。”黃英戈說。
  “你們守護大家,我們守護你們。”疫情發生后,日夜值守在防疫點的工作人員牽動著居民們的心,許多小區的阿姨們自發組成巾幗志愿者,花式投喂這些辛苦的“守門人”,有的自掏腰包采購干糧,有的送上自家拿手好菜……為堅守在防控一線的工作人員帶去了溫暖。“60后”陳永珍便是其中的一員,她不顧自己扭傷的腿腳,堅持為小區值守的工作人員做紅糖姜茶。據了解,在全區,像陳永珍這樣參與“花式投喂”的巾幗志愿者有50余人。
  2月初,新橋鎮剛剛成立集中醫學觀察點時就對外發出了志愿者招募令,49歲的鄭德其不顧家人反對成為第一個報名參加的志愿者。他對兒子說:“我是一名共產黨員,這個時候應該沖在前面。面對疫情,如果每個人都選擇逃避,那疫情就會更嚴重。”在集中醫學觀察點工作的半個多月里,年紀最大的鄭德其24小時值守,負責給近兩百名被觀察人員送飯,送一次飯差不多需要近兩小時,防護服下的衣衫每天都會被濕透,但他毫無怨言。“80后”和“90后”是此次疫情防控工作的中堅力量。佘山有一對“80后”夫妻,疫情當前,他們各自請命在不同的防疫戰場。丈夫宋平是佘山鎮黨群辦統戰社工,也是第一批趕赴佘山鎮道口的志愿者。他說:我是一名黨員又是一名“退伍軍人,這時候不上什么時候上?若有戰召必回,雖然我已脫下了軍裝,但永遠都是一個兵,還要像軍人一樣報效祖國。”宋平的妻子沈佳,從年三十開始就一直堅守在崗位上,每天排查、登記小區來(返)滬人員信息,和同事們一道加班加點、并肩作戰。沈佳坦言自己曾是一名上海“世博女兵”,時隔十年,服役時的往事還是常常浮現眼前,現在正是特殊時期,對她來說,展示一名“世博女兵”的新擔當是義不容辭的。
  泖港鎮城管中隊輔助隊員錢東風是中隊唯一的“90后”,在看到召集道口志愿者的通知后,他立刻報名:“我最年輕,我報名!”封閉的工作模式意味著將近一個半月無法與家人團聚,他卻笑著說:“這是我們年輕人應該做的。”他妻子是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(南部)的一名護士,在這個特殊的時期,她日日駐守醫院戰疫一線,工作量可想而知。小兩口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,兩個人卻相互打氣:“我們要一起等疫情結束那一天,一起加油!”
  作為一名防疫志愿者,馮悅身上少了“00后”女孩的稚嫩,體現出來的更多是堅毅。在3月6日接到去機場接送入境人員的通知時,馮悅剛剛從道口回家不足24小時,可她還是毫不猶豫去參加了培訓,當天夜里便上崗了。按照機場疫情防控部署,馮悅被分配到了車輛轉運組,負責運送重點國家入境人員到集中醫學隔離點。在機場做志愿者的近一個月里,馮悅常常會遇到不理解中國政策的外籍旅客,常常因為安頓旅客忙到凌晨才休息,也體驗到了15個小時不喝水不上廁所的感覺,領略了三月春風在寒夜里的刺骨。但馮悅自豪地說,自己剛剛走出校園便經受住了這么大的考驗,非常幸運,她覺得自己成長了很多多。
  在這次疫情大考中,從道口到社區,從醫院到企業,從火車站到機場,上至六七十歲的老年志愿者,下至“00后”新興力量,松江防疫力量凝心聚力,共同為松江防疫貢獻力量,將松江的防疫網越織越密。

附件:
    双色近1000期走势图